66年前论统一进黑牢 陈有喜心疼新党青年_台湾_新闻_星岛环球网

酒精度: | 净含量:

台湾地区政治受难人互助会高屏分会顾问陈有喜说,新党就是因“思想表态”向着对岸,才得罪台湾当局者。(中评社 高易伸摄)   

星岛环球网消息:中评社高雄12月22日电(记者 高易伸)高龄88岁的台湾地区政治受难人互助会高屏分会顾问陈有喜接受中评社访问指出,新党那几个小伙子就是因“思想表态”向着对岸,所以才得罪台湾当权者。他疼惜王炳忠等表示,这些情况跟他22岁那年被国民党用“2条1(国安法代号)”抓走如出一辙。 

陈有喜,1929年生,台湾澎湖人,高雄工业学校第二届毕业,现为台湾地区政治受难人互助会高屏分会顾问。台湾地区政治受难人互助会全台共有1500多人,高屏分会约150位,有很多成员是政治受难者的第二代或三代,陈有喜本身为白色恐怖受难人,但对国民党及蒋介石并无怨恨。他向中评社说,民进党的促转条例一看就知是政治斗争的工具。 

陈有喜对中评社说,台湾被殖民很可怜,和平日子要好好珍惜。两岸能够统一是民族之幸,两岸领导人要用和平路线解决两岸问题。不要搞小动作,新党那个(指王炳忠等人)就很无辜。 

陈有喜说,当年他算知识份子,就读高雄工业学校(现为高雄高工)时加入同学组织的读书会,在思想较一般人进步前卫的情况下期待、认为台湾应该要更开放与解放,最好两岸能统一,但有一天他就被国民党抓去警备总部审问,之后被关了10年。 

陈有喜回忆,自己高工毕业后参加中等以上学校毕业生就业训练、三民主义实践社职业训练后进入台北市政府工务局上班。1951年在一个寻常的上班日被长官约谈哼随即被带走,全程更被告诫不能跟周遭同事说话。上车后头被军警罩上黑色布袋,载到西本愿寺(现为台北市文献会),跟他组织读书会的友人有两位遭到枪决,他在新店安坑监狱关了十年,直到32岁被放出来。 

谈到这段过往,陈有喜感叹地向中评社说,自己人生最珍贵的岁月都在监狱中度过了,有时想想人生真不知青春为何物? 

白色恐怖会怨恨中国国民党或蒋介石吗?陈有喜对中评社说,他年轻时自认自己是个思想进步的人,总希望台湾可以开放、两岸可以和平统一。台湾跟中国是一个国家,国共内战再怎么打,也都是中国人。国民党白色恐怖抓了读书会同学,当中有两人被枪毙,他加入较晚、年纪较小,所以性命保住了。原本狱方要把他们全移送到绿岛去唱小夜曲,但他后来感染肺病,所以才没去成,留在新店安坑直到服满刑期被放出来。 

陈有喜对中评社表示,他是一位历经白色恐怖的政治犯,但不怨恨国民党及蒋介石,因为他有更远大的目标与胸怀,就是期待两岸能够真正和平统一、中国民族复兴可以完成。所以每到选举时,他都把票投给国民党,因为国民党至少有机会能赢。但他已经88岁,看看现在国民党的表现,唉~咱们还是别说了。

陈有喜跟中评社说,“国安法”是大顶帽子,60年前如此、现在还是如此。在白色恐怖时期,我们称这条叫“二条一”,因为是“国安法”2之1条。这条在戒严时期很容易办人的,搞的大家都很紧张,这是一种精神上的压力。但现在不一样,新党年轻人被带走虽然闹的很大,但至少不会无缘无故消失或被枪毙。现在搞政治不容易死人了。 

如何待现在的两岸关系与蔡政府执政?陈有喜说,“台独”是“喊爽的”,但很多人会很激动,只要听到“台独”就会去投票喔!因为这些人被民进党长期洗脑,大家都知道“台独”只有死路一条。 

陈有喜对中评社说,民进党里面有一群人中了“皇民化”得毒很深。尤其李登辉以及她嫡传的女弟子蔡英文。蔡英文的路线跟李登辉是一样的,只是蔡英文比李登辉更柔软,看起来更无害。但实际上就是在搞“台独”、搞去中国化,这些民进党人都对日本人思想表态。 

陈有喜认为,台湾以前被日本殖民50年,他小时候经历过呀!也受过日本基础教育,那时确实有很多台湾人为了生活不得已改汉姓成为皇民,我们不能怪他们,人家有人家的苦衷。但有些人坚持不改,为何?因为抛弃汉姓改入日本姓也还是“次等国民”,有些人就会做抉择啊。 

陈有喜高龄88岁,但身体、精神与记忆力都维持地蛮好的,他对当前两岸关系与台湾政局颇为关心,言谈中流露出上一辈知识份子的气质。中评社询问陈有喜属啥?陈有喜竟打趣说说,我跟毛主席、习主席一样,都是属“溜(意指蛇)”的。陈有喜从狱中服刑完毕已经32岁,随后做过青果社员工、台塑员工等职,最后在台塑企业退休。 

上一篇:喏,你们爱吃的牛蛙清单都在这儿!_海口_天涯论坛_天涯社区 下一篇:没有了